凯恩斯主义选美下的稳定币方案

本篇文章旨在说明困扰诸多稳定币实现的问题,即价格信息合并

稳定币是一类新的加密资产,它相对于其他资产(如美元)具备低波动性,这是通过挂钩加密货币的价值来完成的。

在锚定美元的情况下,稳定币的交易价格为 1 美元附近,这涉及到一些算法,因当前货币价格和挂钩目标而异。

那么智能合约是如何获取加密货币当前的价格呢?

目前这依赖于外部价格馈送,即耳熟能详的 oracle .但 oracle 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受欢迎,因为难以知道哪些馈送是受信任的,选择一组受信赖的 oracle 难洗中心化之嫌,这促使许多研究人员探索用户对当前价格进行投票的解决方案。

在拟议的实现中,货币持有人对稳定币的当前价格进行投票,然后基于调整货币的供应来调节稳定价格。

通常情况下,当稳定币的价格过低时,会通过拍卖次级货币并将所得款项烧毁以收缩供应,并提高价格

次级货币同样具备价值,铸造稳定币并发送到次级货币的持有方。

谈及投票,则难以回避激励机制。假如货币价格高于 1 美元,参与者可以会尽职尽责地告知真实的货币价格,并触发货币稀释机制以降低其价格,但这会导致净损失;

相反,他们有动机报告较低的价格,这种虚假报告导致现持有人获得短期收益,使现持有人能够将货币清算至高于目标挂钩的价值。


从长远来看,虚假的价格报告会导致动态不稳定,参与者报告虚假价值并推高价格,然后公众意识到存在泡沫并决定抛弃他们的币。

现有的加密货币已经提出了一种简单的机制来阻止恶意的虚假报告。

Basis 和 Carbon 提出的主要解决方案是削减投票低于25%或高于75% 人的资金,从表面上,这似乎是一种鼓励报告货币真实价值的好方法,但实际上强化了系统运行的激励机制。


理性的参与者不一定会报告真实的货币价格,但他们会报告其他人说的真实价格,因为不想受到惩罚,由此导致产生“凯恩斯主义选美”现象。

假设客观的货币真实价格为 1.05 美金,那么代币持有者有动机报告虚假的货币价格,导致货币稀释。
每一个清楚这一点的人都更愿意报告更低的价格,独立的参与者们很难基于不真实的平衡信息进行协调。

因为这是一个设定以 1 美元价格进行交易的加密货币,这是第二个平衡条件。
一旦公众意识到其他人依据这些激励措施行事,他们自己也会报告虚假的价格以避免持有的货币价值被削减。
在用户基数足够大的协调机制下,情况亦是如此。
还有一个情况是持有大量稳定币的人表示他们会投票支持虚假的价格,那么对持有量较少的参与者而言,投票也是不合理的。

加密市场的不稳定性加剧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以至于即使能够以某种方式从每个人那里获取真实的货币价格,他们仍有可能报告错误的加密货币价格;

即使每个参与者都准确地货币价格进行投票,价格信息来源和用户投票之间的延迟也是价格反馈的一大阻碍。

正如现有的方案那样,定价数据源的众包从根本上动摇了稳定币的基石,因为激励措施的错位的,依赖于这种机制的稳定币也是不可行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当前无网络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