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们需要去中心化

谈到我们为什么需要“去中心化”(Decentrilization),先来思考一个问题:人们为什么要反对核能?
核能便宜,干净,而且无味,相比于在发生核电事故的情况下,核污染对人类社会造成的伤害与利用其所带来的利益相比,往往能让人忽略后者,尽管核事故发生的可能性很小。
但这如何与权力下放以及技术联系起来?
现如今的巨头公司为社会提供了无数的产品和服务,其中部分甚至没有向用户索取费用。虽然这也存在着庞大的风险,但人们并没有像对待核电那样对巨头公司避之不及。

“调查显示,隐私是数字时代公民的首要关注点,可另一方面,人们通常会为了蝇头小利而披露私人信息,而这通常只是为了在社交网络上引起关注。”
这段话来自Kokolakis在《隐私行为和态度:当前隐私悖论现象的回顾》一文。

谷歌,亚马逊,Facebook 和其他科技巨头坐拥数十亿的用户量,鉴于最近频繁爆出的隐私事件,用户已经对这些公司收集和处理用户数据的方式表示质疑,这些巨头公司的信息垄断行为在数字时代具有前所未有的威胁,更具体来说:

某些实体知道公民的所有隐私,这些实体存储用户孩子,亲戚和朋友的所有照片,还可以全天候访问用户的位置并存储其所有消息。
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巨头公司往往不能始终正确存储和管理用户数据。以剑桥分析公司为例,这家公司成功利用了Facebook 为其收集大量数据,在之后的美国总统选举中为其助力,更重要的是,这些公司收集用户数据的目的是直接或间接地使用它来赚钱。

这些科技巨头还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在美国,这并不是要暗示什么,但随着世界寻求多样化,为什么用户会存储他们所有的数据在某个国家的公司数据库。

对付中央信息枢纽的唯一解决办法是去中心化,但关键问题是如何去中心化。

一个突出的解决方案是分布式账本技术(DLT),但在详细讨论它之前,人类的历史是否已经演变到需要出现稀释某个实体力量的行为?

以史为鉴的例子是古希腊人创造的民主,该制度赋予每个人一票的权利(尽管奴隶是没有一票的权利的),这使得每个投票人都成为社会中平等的一份子。而较新的发明——反信任法(antitrust law),它使得市场更具竞争力,这是消费者所普遍希望的。
与此同时还有许多其他的解决方案,但很少是为了直接针对集权而提出的。

直到最近,权力下放作为一种解决方案,为减少集权和数据中心化而量身定制的技术初露峥嵘——分布式账本技术(DLT),比较简单的理解是知晓过去发生的所有操作,这由众多市场参与者提供支持和存储空间,确保没有单个实体可以进行损害他们的更改行为,
这种模式可以避免集权并趋于数字民主。

DLT 目前处于开发的早期阶段,并持续提供新的实施方案和功能,使解决方案更适合日常使用,其中最有前途的工具之一是零知识证明,它允许各方证明所知晓的信息而不泄露其本身。

零知识证明的概念是在中本聪的白皮书出版之前提出的,此类解决方案允许区块链上记录的操作同时去中心化和匿名,这意味着使用区块链和零知识证明与 Dapps ,可以获得与数据集中的巨头Facebook 相同的可用性和隐私性,但不能只向一个实体提供数据。

目前整个生态系统正处于蓬勃发展的阶段,所提供的解决方案还不能与当前的科技巨头产品相媲美,然而这个创新产业饱含热情与动力,如果这个趋势持续下去,肯定能看到人们重掌自己的隐私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当前无网络链接